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分析
 
原告胡福良诉被告唐玉琦、钟杭俊保证合同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4-05-30字号:[ ]

  【关键词】

  连带责任保证缔约过失责任先诉抗辩权

  【裁判要点】

  主合同无效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是否要承担民事责任分情况而定。如果担保人在缔约过程中不知道存在主合同无效的实施情况,就不承担民事责任。担保人在明知主合同内容违反了国家法律或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而仍予担保的,就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

  【基本案情】

  原告胡福良起诉称:2009329日,蓝某向原告借款150000元,约定借款期限至2009429日,逾期按每日借款金额的千分之五支付违约金,并承担实现债权的所有费用(包括律师费)。被告唐玉琦、钟杭俊为该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借款到期后,借款人至今仅还3750元,被告也未履行保证责任。庭审中原告提交了借条原件以证明其主张。

  被告唐玉琦、钟杭俊辩称:武义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09)金武刑初字第368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借款人蓝某向原告等二十余人非法吸收存款143.4万元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本案借款主合同因此无效,从而导致担保合同也无效;并且其为本案借款提供担保时并不知道借款人蓝某的行为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其并无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故其不应承担担保责任。庭审中,被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交了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法院(2009)金武刑初字第368号刑事判决书一份,欲证明借款人蓝某已被武义县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并对本案150000元的借款行为亦已认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法院审理查明:2009329日,蓝某向原告借款150000元,并约定借款于2009429日前归还,逾期按每日借款金额的千分之五支付违约金,如本借条发生争议,由债权人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实现债权的费用由借款人承担,并由被告为该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范围为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保证期间为2年。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法院于20091218日作出的(2009)金武刑初字第368号刑事判决书认定,200710月至20096月,蓝某以做生意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公开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包括本案原告在内)吸收资金,扰乱了国家的金融秩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人蓝某与被告唐玉琦、钟杭俊系朋友。原告与蓝某及被告本不相识,系通过原告妻子的舅舅介绍和撮合,蓝某才认识原告并向原告借款,被告唐玉琦、钟杭俊的担保行为是在蓝某单方的要求下作出的。

  【审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蓝某向原告借款150000元的行为已被依法认定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本案借款主合同属无效合同,从而导致本案的担保合同亦无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1/3。因被告唐玉琦、钟杭俊与蓝某系同该地教育系统的教师,又是朋友,对蓝某的情况应该比较了解,被告理应对蓝某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有所耳闻和察觉,但由于被告过于轻信蓝某的为人和经济偿还能力而失之察觉,且是在蓝某的单方要求下提供担保,故本院认为被告对提供担保行为具有明显过错,应在蓝某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2011919日,本院作出(2010)金永商初字2116号民事判决书。宣判后,被告唐玉琦、钟杭俊未提出上诉。

  【裁判理由】

  本案焦点涉及三个问题:一是原告能否直接向被告唐玉琦、钟杭俊(本案借款的担保人)提起诉讼;二是被告唐玉琦、钟杭俊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三是被告赔偿的范围,即“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如何界定。

  一、根据法律规定,连带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既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但在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的情况下,若担保人有过错的,债权人可先行向债务人主张权利,在债务人不能全部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再向担保人主张;也可以向债务人和担保人同时主张,要求债务人返还借款,担保人在债务人不能返还的情况下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案中,作为债权人,胡福良可先行向蓝某主张权利,在蓝某不能全部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再向唐玉琦、钟杭俊主张赔偿。胡福良也可向蓝某和唐玉琦、钟杭俊同时主张权利,要求蓝某返还借款,唐玉琦、钟杭俊在蓝某不能返还的情况下承担赔偿责任。但胡福良绝不能直接向唐玉琦、钟杭俊主张权利,因为依法,唐玉琦、钟杭俊赔偿的范围是以蓝某不能清偿的部分为限确定的,在蓝某没有履行义务前,此范围无法确定。因此,本案被告唐玉琦、钟杭俊享有先诉抗辩权( )。

  二、《担保法解释》第8条规定,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1/3。由此可以看出,在主合同无效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的情况下,担保人承担的是缔约过失责任( )。本案中,因蓝某向原告借款150000元的行为已被依法认定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故本案借款主合同属无效合同,从而导致本案的担保合同亦无效。但因被告唐玉琦、钟杭俊与蓝某同系该地教育系统的教师,又是朋友,对蓝某的情况应该比较了解,被告理应对蓝某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有所耳闻和察觉,但由于被告过于轻信蓝某的为人和经济偿还能力而失之察觉,且是在蓝某的单方要求下提供担保,故本院认为被告对提供担保行为具有明显过错,因此,被告唐玉琦、钟杭俊应承担责任。

  三、本案被告唐玉琦、钟杭俊作为担保人在明知主合同内容违反了国家法律或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而仍予以担保的,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在此种情况下,主合同当事人和担保人都有过错,但担保人过错较轻。因此,法律规定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1/3。但这并不是说每个担保人就应绝对承担不能清偿部分的1/3。而是说要根据担保人过错程度的大小以1/3为限予以确定。“不能清偿”指对债务人的存款、现金、有价证券、成品、半成品、原材料、交通工具等可以执行的动产和其他方便执行的财产执行完毕后,债务仍未能得到清偿的状态。而本案中,债务人蓝某已归还了借款3750元,因主合同无效,作为本金予以扣除为宜,蓝某所欠原告的剩余债务为146250元,该金额的三分之一为48750元,因此唐玉琦、钟杭俊应承担的责任范围为28750元及损失。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