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分析
 
浙江省永康市鸿运轿车租赁有限公司诉桑周贻占有物返还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5-06-16字号:[ ]

租赁车辆被偷盗者作为行窃作案工具,案发被被盗者扣押后,租车公司能否要求扣押者赔偿租金损失?
    ——浙江省永康市鸿运轿车租赁有限公司诉桑周贻占有物返还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
    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金民终字第1035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占有物返还纠纷
    3、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浙江省永康市鸿运轿车租赁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桑周贻
【基本案情】
    车牌号为浙G296AZ本田汽车的车主系翁琍健。翁琍健将该车委托原告鸿运公司代为出租并经过备案登记。2012423日,原告鸿运公司将该车出租给卢良权。2012426日,犯罪嫌疑人驾驶浙G296AZ本田汽车前往永康市芝英镇南山沿村被告桑周贻家中盗窃,并将该车停放在被告桑周贻房屋附近。犯罪嫌疑人行窃过程中被桑周贻发现后弃车而逃。桑周贻发现浙G296AZ本田汽车后,用其他车辆将其堵住,并将汽车方向盘锁住,将其中一只汽车轮胎拆卸,以免被开走。事后,原告鸿运公司发现浙G296AZ本田汽车停放在桑周贻住处附近而前往取车,但未能取回。永康市公安局芝英派出所对此事进行调解,但因鸿运公司未能与桑周贻就赔偿盗窃损失数额达成一致,导致调解未果。永康市芝英镇南山沿村两委出具证明:兹证明2012426日夜,一辆G296AZ本田轿车开到我村桑周贻户家行窃,被窃现金1800元,手机二部,另外村里有一只保险箱也差点被窃,后经该户主桑周贻发现,抓到犯罪嫌疑人一名,其同伙逃跑,为防该车再次被小偷开走,于2012428日被我村暂扣,与桑周贻无关。2013415日,浙G296AZ本田汽车经法庭组织调解后由车辆所有人翁琍健开回。原告鸿运公司要求1、由被告桑周贻赔偿鸿运公司租金损失78000元;2、由被告桑周贻赔偿鸿运公司车辆修理费14630元。
【法院裁判要旨】
    永康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鸿运公司要求赔偿的租金损失,是未来的可得利益损失,具有不确定性,从公平原则的角度考虑,对鸿运公司要求赔偿租金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车辆修理费,因鸿运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车辆修理费系因桑周贻的行为所造成,故对鸿运公司要求赔偿车辆修理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浙江省永康市鸿运轿车租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原告鸿运公司接到判决后不服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犯罪嫌疑人驾驶浙G296AZ本田汽车前往永康市芝英镇南山沿村桑周贻家中盗窃,并将该车停放在桑周贻房屋附近,犯罪嫌疑人在行窃过程中被桑周贻发现后汽车而逃。现桑周贻陈述车是村里扣的,村里也认为该车是由村里暂扣,与桑周贻无关,故鸿运公司要求桑周贻赔偿依据不足,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本案原告鸿运公司要求赔偿租金损失及车辆修理费,实际是民法中常见的侵权之债,但本案的特殊性在于扣押车辆人是盗窃案的受害者。其实,去繁求简,从最简单的侵权要件分析本案即可得到答案。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从该条可以看出,行为人具有过错是承担侵权责任的前提之一。作为盗窃案的受害者桑周贻,其在发现窃贼入户盗窃后,由于事发突然,无法及时请求有权机关给予保护,在此情况下,出于人的本能意识,将盗窃者的作案车辆先行扣押,是正常人所能想到的保护自身人身、财产权益的较好手段,并未超出防卫的合理限度,因此桑周贻在盗窃当时扣押车辆并不存在过错。其实,造成车辆被扣押的最主要过错在租车人及开车行窃者,桑周贻作为入室盗窃的受害者,已经遭受身心伤害及财产损失,如果再要求其对扣押车辆引起的租金损失进行赔偿,显然与社会常理相违背,也有违民法的公平原则。至于车辆修理费,原告鸿运公司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车辆损坏是因被告桑周贻的行为所造成,因此也不予支持。
  
             编写人: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法院 胡琦明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