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查研究 > 案例分析
 
董林水、胡淑芳诉董飞鸿婚姻家庭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5-06-16字号:[ ]

分家协议能否对抗二原告要求被告交付房屋给其居住的诉请,有诸多子女的二原告能否只要求被告提供居住的房屋?
    ——董林水、胡淑芳诉董飞鸿婚姻家庭纠纷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2012)金永芝民初字第163
    2、案由:婚姻家庭纠纷
    3、当事人
    原告:董林水、胡淑芳
    被告:董飞鸿
【基本案情】
    二原告系再婚夫妻。原告胡淑芳再婚前育有儿子朱开祥、女儿朱美玲、女儿朱笑菲。再婚时,原告胡淑芳带着当时尚未成年的子女朱开祥、朱美玲、朱笑菲与原告董林水结婚。再婚后,二原告生育女儿董美双、董美媛、董美莹及被告董飞鸿。1981114日,原告董林水以家庭9人的名义申请宅基地,并于198132日获批坐落在西溪镇寺口村上街18号的宅基地(即现在被告董飞鸿的住宅用地)。1989324日,原告董林水、被告董飞鸿及朱开祥对西溪镇寺口村上街18号的地基、二原告的居住问题进行了协商,并曾立下分家书,其他子女未参与协商。朱开祥及被告董飞鸿现住西溪镇寺口村。5个女儿均已另嫁他村。朱开祥现住房屋为三层,占地面积60多平方米。被告董飞鸿现居住在寺口村上街18号,房屋为三层,占地面积为150.51平方米。二原告在寺口村上街18号楼房一层靠东侧的棚头间居住至2002年止,居住时间较长。2002年,二原告到女儿董美莹在杭州市的家中居住。20117月份,二原告从杭州市回到西溪镇寺口村。回来后,被告董飞鸿不让二原告居住在寺口村上街18号靠东侧的棚头间中。现二原告一直居住在朱开祥的家中。寺口村上街18号楼房一层靠东侧的棚头间现由被告董飞鸿所使用,半间作为厨房,半间放置二原告原先使用的杂物。另外,二原告在西溪镇寺口村前井头有老房子二间半,经本院现场查勘,较为破败。为此,二原告要求被告董飞鸿腾房,将坐落在永康市西溪镇寺口村上街18号坐北朝南靠东侧的棚头间交付二原告居住使用。被告董飞鸿不予同意,认为双方居住在一起就要吵架,且双方已经写有分家协议,二原告按协议应该居住在前井头的老房子中,或者因二原告对朱开祥付出更多,而应在朱开祥家中居住。
【法院裁判要旨】
    永康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董飞鸿系原告董林水、胡淑芳的儿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21条的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二原告共有52子。其中2个女儿及儿子朱开祥系原告董林水的继子女,另外3个女儿及儿子董飞鸿系二原告的亲生子女。根据各子女的现实居住状况,5个女儿均已另嫁他村,无法为二原告在其原来居住的西溪镇寺口村提供居住的房屋。被告董飞鸿、二原告的儿子朱开祥现均居住于西溪镇寺口村。相较于朱开祥,被告董飞鸿的居住条件更为充裕。本案二原告所要求居住使用的房间坐落在被告董飞鸿所居住楼房的一楼靠东侧棚头,现为被告董飞鸿所使用。但二原告在靠东侧棚头间已居住多年,根据本院对被告董飞鸿所居住房屋的现场查堪,二原告搬进靠东侧棚头的房间中并不会对被告董飞鸿的生活带来较大影响。对于被告董飞鸿提出二原告应根据分家协议居住于前井头老房的抗辩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3条的规定,赡养人应当妥善安排老年人的住房,不得强迫老年人迁居条件低劣的房屋。二原告虽在寺口村前井头有老房子,但系土木结构,建造时间较长,居住环境较差。二原告有权利按照自身的居住习惯获得较好的居住条件,子女也有义务为二原告提供更好的居住环境。故本院对被告董飞鸿的这一抗辩意见不予支持。另外,赡养义务的履行不以父母给予的多少及如何划分家产为前提,而应根据赡养人的履行能力及被赡养人的实际需求,照顾老年人生活的实际便利来确定,故对被告董飞鸿提出关于房屋系自己建造、已经写有分家书及父母为朱开祥付出更多等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综合以上考虑,为妥善解决二原告的居住问题,本院对二原告要求被告腾房并交付二原告居住使用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由被告董飞鸿于本判决生效后30天内腾空坐落在永康市西溪镇寺口村上街18号楼房第一层靠东侧棚头的房屋一间,并交由原告董林水、胡淑芳居住使用。
【法官后语】
    本案立案时的案由为返还原物纠纷,二原告要求将涉案房屋返还。案件受理后,承办人欲将案由更改,原因有二:其一,如果是返还原物纠纷,案件的处理难度增加,双方的对立情绪更加严重;其二,如果是返还原物纠纷,案件处理结果对原、被告这一大家庭的今后将产生一系列影响。鉴于以上原因,承办人欲将案由更改。本案中二原告主要的意图就是要住进涉案房屋。在更改案由时又有二种意见,一种是认为应更改为大类案由即婚姻、家庭纠纷;一种是认为应更改为赡养纠纷。鉴于本案处理的关键是二原告的居住问题,且二原告的子女较多,更改为赡养纠纷可能会使外界人认为如不将其他子女均列为被告,对被告董飞鸿不公平,而本案二原告针对的就是现为被告占有使用的房屋,无须追加其他其他子女为被告。综合考虑,承办人将案由定为婚姻家庭纠纷。
    本案处理的另一关键是分家协议能否对抗二原告的诉请?根据分家协议,二原告应居住在老房子中。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3条的规定,赡养人应当妥善安排老年人的住房,不得强迫老年人迁居条件低劣的房屋。该规定的精神就是要保障老年人能够享有较优越的居住环境。分家协议中的老房子系土木结构的房屋,年久失修,居住环境显然是恶劣的。如果按照分家协议处理,那么二原告就要在环境恶劣的房屋中居住,这显然不利于保障二原告的居住权利,与法律规定的精神相冲突,也与社会公德相冲突。为此,法庭认为分家协议不能对抗二原告追求更好居住环境的诉请。
    本案处理的另一问题是二原告的其他子女是否应承担为二原告提供优越居住环境的义务。二原告共有52子,根据法律规定,子女均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赡养就包括父母的居住问题。在中国的习俗中,民众都有落叶归根的思想。二原告是农村老人,在外奔波多年,总想回到自己熟悉的老家农村渡过晚年。而二原告的5个女儿均已经嫁到外村,无法为二原告在其原先居住的农村老家提供住房。大儿子朱开祥现居住在寺口村,但居住的房屋面积较小,而小儿子董飞鸿现居住的房屋面积较大,且二原告在去杭州之前所居住的房屋处在被告董飞鸿现居住房屋中,二原告已在该房屋中居住多年,对该房屋产生依赖,从杭州回来后想居住在原先居住的环境中,该居住要求只有董飞鸿能够实现。因此,法庭认为不管是法律规定,还是社会道德,均承认所有子女应承担为父母提供优越居住环境的义务,但本案的特殊性就在于二原告认为的优越居住环境只有被告董飞鸿能够实现,因此法庭虽作出了支持的判决,但该判决并没有否定法律规定的精神。
    以上种种理由最终汇聚成一句话就是尊老爱幼,孝敬父母。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社会各界不遗余力推动其实现的美好愿景。道德是隐性的法律,法官断案也应遵循此道。成年子女都应该尽力让老年父母安享晚年,尽己所能为父母提供优越、舒适的居住环境,让父母颐养天年,而不应在此问题上推诿扯皮,伤害父母的感情。如若违反,法律必将对其予以制裁和谴责。
    
    
    
    
             编写人: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法院 胡琦明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